小白杨

我只问一句,我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这是个早就该写的读后感,是我晚了



我告诉你们 @予世辞 这人特好我特喜欢,但是又怕你们说我空口无凭,所以这会儿借这个读后感跟你们好好说道说道。





《年少有为》and《秋叙道别时》这两篇的读后感。

  先说一个让我特心动的点,在这个双视角里,我们的宝贝香香又一次起到了关键作用。

   两个老喜欢较劲的人组成的家庭和谐靠什么,当然是靠自家的小机灵鬼儿在其中斡旋或者说和泥啦,当然和泥听着跟不是好话似的,但其实我说的是好话。

   这不是你们予世我的fa第一回这样写啦,我们香香可是好几次起到了不得的作用呢。

   “京华的银杏北平的雪,唤醒了她俗不可耐的世界里唯一的清静。”

   人不敢回忆过去,一旦回忆过去,过去的那些人那些事儿也都会一一浮现,银杏和雪既是现在的,也能说是过去的,唤醒的清静除了那会儿确确实实的清静日子之外,也是那会儿的人,那会儿和老周在一起的日子。

   然后决定来。

   这才有了“不逢北国之秋,已将近十余年了。”这个开场白。

   回来是想看雪呢还是想看银杏呢?倒不如说是回来点亮终点那盏灯。

   “年少时爱回望,记错爱的人。”

   其实我是头回听《秋叙》这首歌儿,可能是我情感太空白,所以一不小心就踩到了我的知识盲区。

   我就瞎理解一下昂,其实于卿卿和老周来讲,彼此都不是错爱的人,而是那个掌灯的人。

   但那会儿卿卿想的是什么呢?大概是想自己见了周涛这朵花儿,敢浇水敢施肥,敢让她漂漂亮亮的,但就是不敢想自己其实也是旁边儿的一朵花儿,而不是个过路人。

   她想周涛这人年少有为,而自己,还得再往上长长。

   “意图胆大妄为动一动心口那把曾经的利刃,试试心头血是否尚有温度,她董卿是否仍执迷不悟。”

   这会儿就不得不提《执迷》了,这是个甜的,真是个甜的,你们不信再回去看看,我肯定不骗你们,我只是不会搞链接。

   而且这篇里的“分开”这俩字儿,就能证明有多甜了。

   分开和分手差的不是十万八千里,照我来理解,分手是断了,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俩人彻底拉倒;而分开,是暂时的,你或者我先独自走一段,最终还是殊途同归。

   所以这是有多甜,比我想的还甜。

   “来都来了。”

   这话有时候听着跟道德绑架似的,但有时候又是个特别好的借口。

   因为对某一事物还存有希望,但是又不想真的承认抱有希望,所以告诉自己:来都来了。

   去转转吧,说不定能见到想见的呢?

   去等等吧,说不定能等到在等的呢?

   说不定,我的卿卿的周涛会来找她呢?

   所以去了老居民楼楼下,这里,俩人曾经安身立命的地处,老周之前的也是现在的房子,她俩的家。

   而老周果然是来了。

   “却不知道她渴望这样的平凡,久矣。”

   谁能说她渴望的真的是平凡呢?她渴望的,明明是与她的卿卿并肩同行。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人比老周更了解董卿。

   “只她是小姑娘的光,所以只要董卿不开口,她就拽着人走,只要董卿不松手,她就背着人走。”

   老周当然知道董卿是在追随她,但她绝不是在迁就。

   只不过我们卿卿太要强了啦,因为太过喜爱,所以想做到和自己喜欢的人旗鼓相当想要并肩前行,想要不被迁就。

   呜呜呜这个好棒的傻子。(这一句瞎说的不要信,我才是个傻子。)

   老周来了干了什么呢?不是结结实实的拥抱,也没有久别重逢的哭泣,而是蹲下放下了董卿挽起的裤脚。

   这像她们从未别离过,是我来你家楼下等你,故意挽了裤脚,也不是说真的图它好看,就是想你赶紧蹲下给我放下来,这样你就不止暖和了我的脚踝了,我的心都会跟着一起热了。

   其实这就是日常,是没分开过,是欢迎回来。

   “你怎么还这样?”

   我话放在这里,这句话大概是全文最最甜的一句了。

   你怎么还这样?你怎么老这样?你怎么又这样?你怎么搞得跟咱俩没分开过一样呢?

   还好,你还是这样。

   所以蹲下将人抱了个满怀,除了看不得老周难得弱势的样子,也是给她的回应,是颗定心丸。

   “我来晚了,谢谢你来终点等我。”

   “不好意思啊,我迟到了。”

   走的时候是秋天,来的时候还是秋天,其实到底不是晚的。

   人一生也是四季,到了,冬天是得一起过的。

   这是有情,不关东边日出西边雨,也不关别的什么奇妙景色,这就是爱,是想跟你过日子,不止熬汤给你喝,也和你一起做别的事儿。

   这是个特别好的甜文。

   接下来要夸你们予世我的fa了,啊哟一说夸人我就脑梗,就告诉你们予世这人我特喜欢就好了。

   其实还有好多点没提到。

   比如,香香棕褐色的头发像个小狮子。

   比如“如何成为更好的自己。”,这可是你们周老师真真正正讲过的课。

   比如卿卿开场,老周压场。当初奥运会,老周开幕式,卿卿闭幕式。

   比如香香这个学生提问的“二十年”。

   告诉你们,我觉着卿卿认出来了香香这个小宝贝儿了,谁要跟我持了不同意见,除非是你们予世本人,不然都去主动思过啦。

   好了写完了。

我全世界第一喜欢你们予世我的花,哦豁我这个神经病。


“关于讲演特烦在哪儿都要准备,也是老周经历的。拉拉扯扯定下这个主题和后边香香和老白争论是相照应的。”

这是我没发现的,讲清楚给你们看。




我换了一个新头像。

和我的微信头像一样。

是我的奥妹儿。

想给你们都看看。

毕竟不止人过冬了,头像也要过的。

大雪

   今日大雪,合该同友人一起将温暖围在屋子里,绿酒一杯歌一曲,许够三愿,携手同归,当个夜归人。

   可惜北京今日无雪,所以今天该工作。

   冬日寒重,稍稍吐气便成一片白雾,董卿用指尖将染了云霭的玻璃抹亮,又低头轻呵一口气,再次描摹起来。

   对面的楼,远方的云,以及心里的周涛。

   周涛又擅自做主为她请了假,这种骗领导说她发烧到四十度的谎,周涛已经说了十几年,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嫌臊得慌。

   她甩甩手踱回客厅,围着小毯子缩进了沙发里。

   周涛说外边儿天寒地冻,冰盛路滑,她自己有个早会要开,所以不能送她去上班,故而在大早上给她正反面各来一次之后,便效仿那古时候的风流公子哥儿,潇潇洒洒的穿上衣服走了。

   只不过人家公子哥儿还晓得留下个把银钱,好给姑娘用来买个脂粉搽搽,买个早花儿戴戴。这一点,是周涛这个木头比不上的。

   董卿百无聊赖的摁着遥控器,后来索性躺到沙发上,周涛惯常在沙发右边坐,她爬过去将靠枕放在那里头枕着,假装此时周涛正陪她待在家里。

   哪有人出远门工作不带家属的?周涛这人未免也太不贴心了些。

   她又躺了一会儿,在电视里咿咿呀呀的唱曲儿声中昏昏欲睡,笼着烟似的思绪飘飘乎又落到了周涛身上,董卿半阖着眼跟着曲儿打拍子,一点一点的盘算起来。

   从家到周涛工作的地方大概需要半个小时,现在是上午十点,周涛的会应该已经结束了,如果她现在起身出发去找周涛,等她到了,应该正好赶上饭点,当然如果周涛足够幸运的话,或许还能得上一枝漂亮的花。

   董卿从沙发上爬了起来,钻进卧室找出周涛给她配好的超厚里衣穿上,又欢欢喜喜的套上了她那件刚买的漂亮大衣。

   但饶是如此,等她到周涛公司楼下的时候,还是冻的直打哆嗦。

   捧在手里的花在这寒冷的天里显得越发娇艳,左边衣兜里的红薯也露了个尖儿在外面,她缩起脖子立在门口等待,过了一会儿,看到了一个与周涛相熟的人。

   “您不上去呀?”

   这位同事的面色看起来十分讶异,董卿微微低头抿嘴笑笑,竟然无端的生出了些羞意来“:我只是想给她送点儿东西,不用非要见她的。”

   “你快上去吧,我就先走了。”

   她将手揣回兜里转身,走了几步,又转回来挥了挥手。

   乘兴而来,尽兴而归,不是非要见到周涛的。

   只是梅花开的好,红薯烤的也香,她兴致来了走这一趟,东西送到便可以回去了。

   路太滑周涛不乐意让她出门,此时她坏了规矩,等周涛回去免不得又要受罚了。

   董卿在街边慢慢走着,视线落到绿化带叶子上未化完的霜花时又忍不住盼望起下雪来。

   周涛说过想在下雪的时候带她去滑雪,更想在雪地里向她告白。

   她也想。

   她还想和周涛一起去看落雪的故宫,想立在那儿听雪说话;也想和周涛一起去小胡同里走一走,然后随便敲开一扇门去讨一杯过冬的酒。

   她什么都想做,只要有周涛。

   她想周涛。


   “此花不与群花比。”

   藏在这几枝梅花中的卡片上只缀了几个字儿,周涛将梅花插进花瓶里放到自己办公桌上,捧起卡片吻了一下夹到了自己的笔记本中。

   香甜的红薯仿佛融着董卿的滋味似的,她正襟端坐美滋滋的啃着,抿了半天笑之后,摸出手机给董卿发了条消息。

   “荔挺抽芽了,我在花下藏了一个秘密,等雪落的时候,我再亲口告诉你。”

   “红薯很好吃。”她说“:但你不听话。”











我现在很高兴。

小时候一直梦想要一根,一直没买成。

now.

大佬本佬

小雪








 

   周涛抱着那束向日葵踏着薄雾归来,远远看过去像是拥着一团灿烂明烈的火,董卿趴在阳台上向她招手,隔着白气看到周涛漾着微笑的脸和冻的通红的鼻尖。

   早日已经升起来了,淡而暖的阳光跳跃在周涛肩上,连她耳边的那根发丝都被镀上了一层金光。

   她探出头去喊周涛的名字,恍惚以为自己回到了刚和周涛在一起的时候。

   “你好,请问你是来找人的吗?是找咱们家卿卿的吗?”

   她将手拢到嘴边喊周涛,话音刚落便忍不住自己先笑起来,这种喊话游戏太幼稚了,跟小孩子谈恋爱似的。

   “是啊,我是来找咱们家卿卿表白的。”谁成想周涛真的回应了自己,董卿吐吐舌头笑开,隔空向周涛扔了个飞吻“:快点儿上来吧,都要冷死了。”

   今儿小雪,她醒来的时候怀里抱的是周涛的枕头,身边儿的空位已经凉了,她伸手去摸桌上的手表,摸到了周涛留给她的便签。

   便签上又是问她早安,又是祝她小雪快乐,又是祝她感恩节快乐,董卿含笑把便签收到自己装情书的盒子里,翻身下床拉开了窗帘。

   这窗帘还是她们刚同居的时候一起买的,温温柔柔的月白色,跟周涛一个样。

   “宋美丽喊咱们去她家喝酒,你想不想去?”

   董卿刚把向日葵插进花瓶摆到窗台上,周涛就从后面拥了过来,赶了早晨雾气的人呼吸还是凉的,她转回身来将周涛的手拉到嘴边呵着气,又轻轻浅浅的啄了一下周涛指尖。

   “去,怎么不去?”她笑着反问一声,人贴到了周涛身上哼哼唧唧的撒着娇“:上回你攒的那局子只有火锅和诗酒茶,今儿我要求必须要有酸奶。”

   “行,都听你的。”周涛用自己被吻的酥酥麻麻的指尖去点董卿的鼻子,满心满眼都是怀里这个乖巧的不得了的人“:今儿中午炖个忘忧汤给你,好让我的卿卿一辈子都快乐无忧。”

   “得了吧,一个素汤还给你说出花来了。”董卿白她一眼将人压到沙发上,下巴挨上她的锁骨眯起了眼“: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会下雪,我想跟你一起去雪地里跳舞来着的。”

   “跳什么?热情桑巴舞?”周涛手搭在她后脑勺上轻轻顺着,又开始满嘴跑火车“:那肯定不好看,我想看好看的,比如爱情双人舞之类的。”

   “周涛你是不是想挨揍?”董卿在周涛锁骨处留下一个小小的牙齿印记,撑起胳膊居高临下的瞪向周涛“:今天去宋美丽家穿我给你买的衣服,还有,不许去看她的衣柜!”

   “……哦。”

   酒局刚到一半的时候,董卿便醉醺醺的倒在了周涛怀里,宋美丽家的地暖热的很,她只着一件浅色毛衣,也依旧被这温度和酒气蒸的面色通红。

   周涛一手揽着她一手捏着酒盅,喝着喝着就被迷了眼,说来这样娇憨的董卿实在是少见,她将杯子扔下环住人站起来,也不理正在兴头上的众人便带着人往客房里晃。

   她的酒量一向很好,可今儿就是觉得有些醉了,身后的那些个人还在谈天说地,精力旺盛的一如当年二十郎当岁的时候,上了头的宋美丽又开始拉着身边的人唱歌,周涛刚想回身吐槽一句,就听见怀里的人断断续续的应和了起来。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手心里的宝……”

   “周涛你就是我的宝。”

   终于安安生生躺到床上的董卿又哼了一句,扯住周涛的衣角硬撑着一双迷蒙的眼望向周涛笑了。

   “你也是我的宝。”

   周涛握住她的手在她身边侧躺下,嘴唇轻轻扫过她的额头之后落到她唇角。

   “睡吧,乖。”

   明天醒来了,再一起归家去吧。











   一场如约而至的大雪,几个不谈过去的朋友,围炉夜话诗酒茶,想想都让人开心。

感恩节可以送向日葵,有爱你让我变得更强大的意思。

黄花菜也叫忘忧草。

时隔今日,再看还是心动。


对不起,我有罪。

可我还是想问问官方是什么意思,我的晓宝贝,见前队友没哭,见前暧昧对象没哭,见杀父仇人没哭,被雏实小天使抱了一下哭了。

我??????

官方逼我吃我不得不吃。






立冬







   “都说秋收冬藏,咱俩在一起那会儿枫叶刚红,露也还没成霜,我记得那会儿我邀你出游,山爬半截落了雨,咱俩哆哆嗦嗦的躲在半山腰的小亭子里,我跟你说让你看那雾茫茫的天,说我从那里边儿看到你了。”

   “我没骗你,我那回当真是看到了你,我甚至还觉得你马上就要羽化登仙了,诶你别笑,我知道你不信。”

   “那回雨停以后,我不是送你回家嘛,送完你我去了咱以前说的那陶器店,我在那儿订了一套酒具,不过你也知道,咱不是又分手了嘛,所以想送你来着也没送成。”

   “不过我前两天又找回来了,一直收着没给你看,就等今儿呢,今儿立冬,等过了今儿我就要把你好好藏起来了,所以我就约了几个人一起喝酒涮火锅庆祝一下,地方还是咱上回爬山躲的那亭子,衣服也给你找好了,袜子鞋子也给你找好了,甚至我还备好了笔墨纸砚,等您诗兴大发想挥毫泼墨了,我就在一旁候着给您当书童。”

   周涛隔着被子抱住沉默不语闹起床气的人,温温柔柔的一句一句给人说着。

   煨了一夜的红豆薏米粥在床头放着,软糯的米粒儿衬着光润的红豆,又有淡淡的香味儿随着热气一起散出来,端的是惹人嘴馋。

   董卿听她说了半天,抿着嘴搭眼扫一下周涛再扭头看看桌子,鼻子皱皱轻轻哼了一声算是表示同意。

   被哄的的眉开眼笑的周涛捧住她的脸,连眼角的细微皱纹都喜悦的要开出花儿来。

   “你真好。”她将手摸进被子握住董卿的手掌,又被董卿牵着移到了胸前。

   “不是我好。”董卿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捂着,没反驳完就忍不住自己先笑了“:是你会讨人喜欢。”

   她轻轻亲了一下周涛的手掌心儿,又圈住人的脖子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早安吻。

   立冬这一天,着实很好。















本来我以为我是个很倔强的人,但我的倔强已经被天气打败了。
此时此刻我承认我为鱼肉,我对这个温度用五体投地的方式表示投降。
我想活着.jpg

节气祝贺激情上线,祝大家快乐。


  

【隐秘的恋人三十题】






【宣娜】






1.有镜头在

   说起来做个女孩子多方便啊,可以轻易的搂搂抱抱,甚至光明正大的亲吻。

   有镜头在也不算什么,也只当是两个人关系好的见证。

   但总有人知道她们是在宣示主权,细节是藏不住的。




2.嘘,别出声

   两个人牵手出逃已经不是第一次,吴宣仪拉着金知妍躲进小巷子,将人挡在身后屏息等经纪人过去。

   巷子里的灯昏暗的很,金知妍拉住吴宣仪的手指轻轻捏着,突然用力将人拉的转了个身。

   “不要讲话。”

   她揪住吴宣仪的兜帽将人拉低了一点,眼神落到了吴宣仪红润的唇上。

   她又一次亲了吴宣仪。




3.眼神

   “我喜欢眼睛好看的人。”

   这句话再直白一点,就是我喜欢金知妍。

   吴宣仪指尖轻轻拨着熟睡的人的睫毛,等人抖着眼皮快要醒来时,又倒下去装睡。

   被吵醒的金知妍侧卧着盯了她一会儿,半晌,垂下睫毛轻轻笑了。

   吴宣仪眼睛掀了一条缝看她,冷不防的撞上了她飘过来的眼神。

   “soni啊,为什么不睡觉呢?”

   金知妍倾身过来与吴宣仪额头相贴,眼里几乎流出温柔的蜜色来。

   “你想亲我吗?”她说。





4.不要再让我当你们两个的挡箭牌啦

   此处秋昭贞女士有话说:如题是的没错就是这样。

   此处李夏天少爷也有话说:对不起我已经拥有姓名了。




5.天黑才能抱住你

   以往也有过拥抱,可这拥抱有多光明正大就有多心酸。

   朋友和恋人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吴宣仪不管不顾的将人抱在怀里,恨不得这世间仅剩一个长夜。

   我不想只在夜里拥抱你,但也只有天黑我才能抱住你。




6.见光死

   披着朋友外衣的恋爱在镁光灯下看起来十分和谐美好,可一旦这外衣揭了,爱情也会像影子一样随着光渐盛渐强而消失不见。

   选无可选。





7.被发现了吗

   第一次看到自己和金知妍的同人文时,吴宣仪脸上笑着,心里却是不住的打颤。

   被发现了吗?

   她不敢想,文章里写的她们太美好了。

   可事实是她们一点都不美好,甚至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太危险了。





8.全世界查无此人

   金知妍突然发现所有人都不记得吴宣仪了,她存起来的那些照片,她写过的那些日记,她们的那些共同舞台,也全都消失了。

   这不可能,她在浏览器上敲出吴宣仪的名字,却发现每一个都不是她。

   吴宣仪,全世界查无此人。

   可她记得。





9.问起你的话,就说你是——

   “问起你的话,就说你是——”

   “情人?”吴宣仪皱着鼻子去蹭金知妍的脸,哼哼唧唧的像是她家里的那只猴子。

   “不。”金知妍捏住她的脸扯了两下,轻飘飘的扔了一句“:太太。”




10.把你藏在衣柜

   “???苞娜娜???”

   长手长脚的吴宣仪在衣柜里缩着,懵了半天才想起去敲柜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两天金知妍好像老是想把她藏起来。

   柜门打开了,金知妍面无表情在柜子边站着,等吴宣仪绷不住去拉她的衣角时,才沉着脸挤到了吴宣仪身边。

   “你不知道我的柜门快要被踹破了吗?”

   她气哼哼的嘟囔了一句,侧身堵住了吴宣仪因为惊讶而半张着的嘴唇。

   都怪你。






11.只有我能看到你/其他人看不到我

   “来了。”

   金知妍放下手里的杯子,对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座位席笑了笑。

   “来了。”

   吴宣仪端起面前的杯子急急的抿了一口,又放回去伸着舌头吐了吐气。

   “我已经十七岁了,你再等等我,很快我就能去找你了。”

   俩人沉默相对半天,等金知妍喝光了杯子里的咖啡,便听到吴宣仪极小声极小声的做了个保证。

   她已经二十三岁了,吴宣仪才十七。

   再有一年,她们就能再次相遇了。





12.不要告诉他/他不知道的事

   金知妍唯一一次痛哭是在吴宣仪回国大半年后,此时回归期刚刚结束,她和宿舍的几个孩子偷偷买了烧酒,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几位中国成员。

   视频接通的一瞬间她看到了吴宣仪和她的猫。

   有些微醺的女孩子逃亡似的躲进浴室,忍了半天还是哭出了声。

   外面的人都在笑啊。






13.熟悉的陌生人

   “soni她曾经是我的队友啦!”金知妍挡过媒体伸到吴宣仪脸前的话筒,十分好脾气的笑吟吟开口。

   吴宣仪默默盯着她的后脑勺,呼吸不由地一滞,以前都是她挡在金知妍身前的,现在终于到金知妍来保护她了吗?

   她悄悄捏住了金知妍的衣摆,猫儿一样细腻的声音在金知妍耳边响了“:我很想你。”






14.课桌下的牵手

   吴宣仪勾住自己的手指拉到课桌下把玩时,金知妍还在跟着老师的思路研究那道困扰了她两天的题目。

   可女孩子的手指摸着手感实在太好了,所以她也只是看了女孩子一眼便放任了女孩子的动作。

   讲台上的老师已经陷入了忘我状态,金知妍拉起吴宣仪的手轻轻亲了一下,捏住红笔在吴宣仪细长的无名指上画了个圈。






15.陌生号码来电

   十六岁的吴宣仪已经被一个陌生号码骚扰了无数次,这天她终于忍不住拨回去,还没来得及开骂便听到了那边奶里奶气的声音。

   “欧尼,我是知妍,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呀?”

   “……嗯???”

   “我要过十岁生日了,欧尼你会来吗?”

   “……嗯???”

   说实在的,韩语真的很难。

   次日,已经坐进韩语速成班的吴宣仪咬着笔头这样想。








16.敌在明我在暗

   通体雪白的狐狸在吴宣仪身后若隐若现,她抱紧缩在自己怀里的金知妍,几下便跳进了黑暗中。

   追上来的敌人逼的越来越近了,吴宣仪收起自己的全部气息,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边獠牙。

   这是一场盛大的捕杀宴会,她不是被捕方。





17.谎言

   “我戒紫菜戒奶茶。”

   “我戒冰美式。”

   “……”

   “……”

   “我建议以后吵架不要发这样的毒誓了。”

   “好的👌。”






18.双重人格

   “对不起,二十三岁的吴宣仪已经消失了。”

   “……”

   “我是二十岁的吴选选。”
  
   “……分手。”

   “苞娜娜,所以你答应跟我结婚了?”

   吴宣仪终于如愿以偿了。






19.背后

   以前的金知妍从来不会在人前表露自己的情绪,更别说是像电视剧里一样大哭大叫。

   可现在她竟然觉得这种事实在是很正常,为什么呢?

   吴宣仪拉住了她的手,从后面搂了过来。

   金知妍想,她明白是为什么了。




20.触不到的你

   小吴总没想到她这么有钱的人竟然会老老实实的跟人跨国网恋,网恋就算了,她竟然还被网恋对象吃的死死的。

   不甘心的小吴总准备挑战极限偷偷去看一眼自己的网恋对象,结果还没出家门就被人发现了端倪。

   “你干嘛去?”那边儿的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亲切小吴总一点都没有觉得十分心动。

   “不、不干嘛。”谁能想到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吴总一张嘴就露了怯,吴宣仪瘪着嘴在地板上坐着,平日里的成熟果敢丢的干干净净。

   “我现在正看着你,宣仪。”那边儿慢悠悠的吐出来一句,小吴总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自己的网恋对象又开了口“:我现在所处的时间是2018年,除非你归队,不然,你是见不到我的。”

   “啊?”

   小吴总陷入了迷茫,通话断了半天她还瘫在地上发愣。

   什么2018,什么归队,什么见不到?

   听这意思,自己以后还和金知妍成队友了?妈耶,那岂不是要准备准备结婚了?

   果然,小吴总的思维走向从来都捉摸不透。





21.第二身份

   “我首先是公司的董事,其次才是你的女朋友。”

   金知妍被小吴总缠的没办法,忍无可忍的将人拖进了小休息室。

   “什么事儿我都依你,但是在这里你能不能听话。”

   “遵命。”

   吴宣仪嘴上忙不迭的接了指示,手上动作也没慢下一秒。








22.私下约定好在大众面前做同样的事,悄悄的,也会满足

   “我这边天气很好,你那边天气怎么样?”

   “上海,下雨。”

   吴宣仪和金知妍也经常撞衫。




23.短信删除

   不存在的,情话什么的,怎么能删呢?

   不能删的,删了要挨骂的。

   吴女士真诚微笑。







24.私密文件夹

   金知妍秘书发现了自家小老板电脑上的私密文件夹,秉着我不是故意要看我只是关心老板的心思去试着输入密码解锁,金知妍秘书只尝试了一次就解开了。

   “……”

   金知妍秘书看着自己的照片陷入沉思,挑挑拣拣选了几张发给了自己。

   要说小老板偷拍人的技术也还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给她表白。

   要不,自己先表一下?





25.一前,一后

   走路的时候,尤其是在机场的时候,吴宣仪总喜欢把金知妍挡在身后,也不是说刻意这样去做,就是习惯。

   她怕金知妍被人挤着碰着,她总想时时刻刻保护着她。




26.在心里偷笑

   金知妍女士不止一次偷笑,大家都看到了。

   藏在心里的喜欢实在太满,所以眼角眉梢也都泄露着喜气与得意。

   明恋之下的暗恋远比她表现出来的更深刻。





27.相对全世界大声介绍你

   吴宣仪收集了很多玩偶,一大部分是杰尼龟。

   “你看它像不像我的朋友苞娜?”

   其实是在说我想把我女朋友介绍给大家。





28.臆想症

   吴宣仪有非常严重的臆想症,她常常向别人讲述她想到她看到的东西,可没一个人相信。

   直到金知妍的出现。

   很久以前大家就听吴宣仪讲述过一个叫金知妍的女孩儿。

   吴宣仪说金知妍是天上落下的一颗星辰,会在她十八岁的时候出现。

   大家都见证了。





29.我们只是朋友

   “我再说一遍,我们只是朋友,她想去参加宴会,让她自己找家属去!那不是有秘书一二三四五号吗?随便哪一个,让她带着去。”

   气的浑身直哆嗦的金知妍女士咬牙切齿的瞪着面前的人,恨不得立刻起身将这人轰出去。

   “可是妈,秘书一二三四五号已经全部离职了诶。”

   长得像极了吴宣仪的女孩子冒死拉住金知妍坐下,摸出手机打开了相册。

   “您看这一二三四五号,哪一个能比得上您?我妈找她们是给您设计周年礼服的,您作为宴会女主角,要是不去不是打众宾客的脸嘛。”

   “……”

   名媛太太金知妍端着架子起了身,换了鞋子出了门。






30.你真的存在吗

   “你在吗?”

   “我在。”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得知了小kk结婚的消息。
kaylor  is  real 再也不敢说了。
突然失去生命。

死了.jpg

日月长










   周涛没想到“你的礼服不但高开叉而且还露背了”会成为董卿责怪她的理由,仅仅只是因为董卿不想穿上她准备的长袜。

   这讲不通,真的,这讲不通。

   她将人堵在卧室里,瞪着面前咬牙切齿的人寸步不让。

   “穿了那件礼服是我的错。”她将董卿紧攥着手指一根根掰开握进手里,在董卿不情不愿的步步退让之下将人推到了床上“:我跟你道歉,我可以做出保证,但你必须听我的。”

   她跪在床边将董卿的脚捂进手掌里,揉搓了几下又低头凑过去轻轻呵着气,她将那脚抱在怀里温着,下巴搁到了董卿膝盖上“:是,我知道那不怎么好看,你也觉着没那么冷,但是卿卿,我想把你照顾的保护的好好的你知道吗?我想不让你受一点委屈一点苦难,我想让你天天都开开心心的,我想让你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我想让你到了八十岁也依然能做你想做的一切,你懂吗?”

   她说的太过诚恳了些,董卿看着她犹豫了半天,还是没说出那句嫌弃周涛矫情的话。

   反正周涛已经持续矫情很久了,她持续嫌弃也很久了,今天少嫌弃一次也没什么毛病吧。

   没毛病,董卿心里给自己下了定论,伸手捧住了周涛的脸,她不停的拿手指揉捏着,等看到周涛脸颊上的红印时才低头凑过去极小声极小声的开了口“:你帮我穿吗?不帮我就不穿。”

   果然周涛就干这种毁她形象事儿快,董卿晃着已经套上了又厚又长的棉袜子的脚,三蹬两不蹬的踢到了周涛脸边儿。

   周涛抱住了她的腿,嘿嘿笑了半天之后突然啃了一下她的脚趾头。

   “???”董卿有点迷惑甚至还有点惧怕,她缩回脚用手指捂住周涛啃过的脚趾,迷茫了半天愣怔开口“:你……狗附身了?”

   这话听着跟骂人似的,她连着呸了几声,又眼神儿殷切的看向了周涛。

   “汪。”

   周涛面无表情的叫了一声,又在董卿十分微妙的眼神下向董卿扑了过来,她压在董卿身上,柔软的发丝垂落遮住了两人脸颊间的距离。

   “我要吻你。”她下命令似的开口,不问董卿是否接受便低头亲了过去“:反正我是你的。”

   一吻结束,但满室仍是温存,周涛从床上爬起来揪平衣摆,穿上拖鞋踢踢踏踏的去了厨房。

   她这段时间总是煲汤,给董卿喝,给俩孩子喝,唯恐仨人在这换季的时候受凉。

   “卿卿,等下我跟你一起出门吧,买几个柿子去。”她在厨房里喊着,平时总是温和的声音放大了也还是这么招人喜欢。

   “知道了,你说了八百遍了,啰嗦。”

   董卿趴在床上应她一声,指尖磕磕哒哒的点在地板上,她想哼哼两句,不需要成调,能表达个开心就好。

   也不知道还有谁家跟她家似的过日子,正常的节假日要庆祝就算了,怎么着过个节气也好庆祝呢?

   董卿翻身仰面躺在床上,翻转着手掌打量着自己手指上那枚样式十分普通甚至是已经过时了的戒指。

   好吧,过就过吧,看在这枚戒指的份儿上。

   “老周,今儿吃柿子是不是为了表达事事如意?”她像周涛喊她一样大声去喊周涛,到底是专业的躺着大喊也不怕气不足或者被呛到。

   “是啊。”那边儿应了她一声,接着两人的声音便重叠了。

   “所以我要祝你柿柿如意。”

   “那我要祝你柿柿如意,你不许和我争,就是我先说的!”

   这是董卿。














霜降过完,天气就真的越来越越来越冷了。
希望大家都知道主动穿秋裤,穿长袜,不要让脚踝和膝盖受凉,小女孩儿家家的,实在很脆弱的。

日子还很长,祝大家开心,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