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你安

生命本身其实毫无意义

爱情最好的状态:心中有对方,说话要算话。

真挺好。

祝大家晚安给大家拜个早年,你们的秋裤该穿了。

哎呀呀,

莳杦荙,

比心。

文儿写了一半儿又放下了,饿得很。

天气越来越冷了,发胖的日子也要到了,看着这条动态的人,麻烦你们考虑考虑穿秋裤吧。

要学会主动穿秋裤啊。

你对他太好,他会渐渐忘记你的重要,忽视你的美好,他反而会觉得生活缺少点什么,于是从这个缺口望出去,他总想寻找点什么。

   
                               ——韩梅梅

啧。

想想路过这个词儿真有意思,就像各走各路的俩人儿因为偶然擦了个肩互相瞧了一眼发生了些事儿一样,再走两步,这俩人儿就过了。

beautiful.

one I love(上)


  县城里头最高的楼那儿新开了家娱乐会所,装潢精美华贵,吃喝玩儿乐应有尽有,晚上灯牌打开的时候,半边儿天儿都被照的通亮,周涛打那儿路过过很多次,每次都能瞧见一个相貌姣好的姑娘挂着笑在门边儿立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着那姑娘是在对她笑,可有什么好笑的,她又不认识她。

  “周老师,这次还是老样子?”文具店的老板姓朱,跟周涛是老交情了,他开业的头一天迎来的第一个客人就是周涛,也算是个好缘分。

  “嗯。”周涛点点头,沉默着站了一会儿之后拉了个小马扎坐下了“:其实,我们只剩十二个人了。”

  “……”朱军弯腰整理作业簿的动作顿了一下,起身的时候从柜台底下抽了个东西出来“:听谭梅说你在找《红楼梦》,我这儿有本垫桌角用的残本,你要不嫌弃就先拿着看吧,大老远的来县城一次不容易,别丧着脸回去。”

  “我知道。”周涛撇撇嘴,接过那本明显是新书的《红楼梦》揣到随身挎着的小布包里,她对朱军的心思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不就是想跟自己的同事谭梅相好嘛,她还能不帮咋地?

  只不过啊,她再次轻飘飘的叹了口气,目光一点点的散出去,她还能帮多久呢?十二个人,按照每个星期走两个的速度,不到期末人就走完了,届时她还能教谁呢?还有谁愿意把孩子送来给她教呢?被大山包围着的乡村真的太穷了,所以尽管学费一降再降一拖再拖,也还是留不住学生。

  “行了啊,别叹气了。”朱军最瞧不得周涛丧气的样子,垂眉耷眼沮丧的厉害,一点儿都不像他认识的那个周涛“:我看那电视里头讲的学校可以捐助,要不你在县城里头募捐一下?我出半个店。”

  “得了吧,还半个店,你不养家糊口不娶媳妇儿了?”周涛斜他一眼,拧着眉想了一会儿之后开了口“:你说,董大姐娱乐会所的老板会不会愿意给我们捐?”

  “董老板?”朱军嗤笑了一声,不屑的摆了摆手“:我听人说这董老板是躲债来的,你觉着他能出的起办学的钱?况且就算他能出的起,你觉着他会出?”

  “诶你……”周涛的话说了个头儿就停住了,门口的姑娘眯着眼笑了笑,挪了两步进到店里“:老板,您这儿有裁纸刀吗?”

  “啊?有,有…有…”周涛愣了愣,有点无措的站起身来“:你……”

   她你了好久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穿着白裙子的姑娘笑眯眯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率先伸出了手“:你好,我是董卿,又见到你了。”

  “你好。”周涛回握住面前小姑娘的手,用力握了握之后终于恢复了那么一点点儿淡定“:我是周涛。”

  “我知道您,周老师,您每次经过我们会所我都看着呢。”董卿歪头笑了笑,头发水一样的晃了两下之后服帖的归顺回后背“:我是那儿的服务员,我们老板挺喜欢你的,经常跟我们说他跟您神交已久呢!”

  “是吗?我也挺喜欢他的。”周涛摸了摸鼻子,抿着嘴唇轻轻的笑了,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啊,他们的学校,说不定真的有救了呢。

  “您见过我们老板?”董卿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惊讶,周涛脸上的笑凝固了那么一瞬,再开口时语气里多了些尴尬“:神交嘛,神交。”

  “哦……”

  董卿表示了然的一个哦字儿听起来意味深长,可还没等周涛仔细品品其中含义,她就甩着细长的手臂要离开了,县城里头车子多,那条不甚宽的马路她竟走了好一会儿才全部穿过,周涛立在文具店门口瞧她,目光沉沉的不知在想些什么,等她的身影完全消失了才怔然回过神来。

  “朱军,”她轻飘飘的声音掩埋在过往车辆的噪音里“:你说,怎么会有人把白裙子穿的那么好看呢?”

   跟花儿似的,好看极了。




哇我又挖坑了,脑洞来源“娱乐”俩字儿,瞎胡咧咧的东西,三篇儿就完了,名字来源于爱尔兰女歌手méav的《one I love》的最后那几句歌词,给你们看一下:       One I love, two she loves,
    一瓣花,我爱她  二瓣花,她爱我,
    And three she's true to me,
    三瓣花,真爱唯我永不换。

歌词的翻译版本有好几个,但是我个人最喜欢这个,花啊,女孩儿啊,都太美好了。

嗯……令人向往。

@予世辞 召唤大龙

@不要说话 日常艾特。

写日记去啦。

以后稍微亲近一点就口无遮拦的毛病怕是要改了。

毕竟别人生气没关系,自个儿挨打可是疼自己身上呢。

叉腰。

打扰,问安。

每天写日记真的是记事情的好方法,虽然我并没有什么好记的。
以后做错了事情就要及时道歉,不然会让别人家伤心的。

   来自幼儿园大班某学生的自省

打扰了。

众生皆苦,我爱的人都是草莓味儿。

我就牛逼了,我水果味儿。

叉腰。

        ——飞行幼儿园大班某不要脸学生的日记。

PS:希望我们慧慧快点来娶我,我已经准备好了。

人的大部分渴望来自于贪心,我渴望你不如说我贪图你。

贪什么?贪你。

图什么?图你。

爱上把表情包放到日记里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会渐渐演变成放风景图进去,然后我就成了伪文艺大伯伯,我去她奶奶的腿儿,我有毒吧。
   
     飞行幼儿园大班学生××的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