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白杨啊对啊是

我最喜欢你

看到了吗我的黑(划掉)真爱粉们
我 本人 真的是个正经又严肃的人对我就是这样大言不惭理直气壮
不服打我啊
😌😌😌
其实我知道↓说给我写了长评让我看完的时候我是懵逼的 我想着什么几把玩意儿就给我写长评我写的东西又不好 但我没跟她说 我觉得我说了会挨打 然后她又说让我看完 讲真啊 啰哩巴嗦的一点儿都不二十郎当岁 而我 我果然是看了两遍才看完 为什么是两遍呢 因为第一遍我看的头晕不想看
😌😌😌
哇我真是太不要脸了
不过还是很认真的说  其实我不是好人啊
我是大可爱
😌😌😌

予世辞:

@会开花的小矮子

睁着眼发呆了很久,想想,这会儿躺下了,既然写不出文,那我写一写给小白杨的长评吧,但我觉得她本人可能看不完。

这不是给她哪篇文的长评,而是给她这个人的长评,我记性不太好,可能也会提到她的文。

她真的是一个很气人很气人的人,所以刚刚认识加了好友,每天都忍不住挂她,但她也是一个真有趣的人。

在她这里,我算是难得的放开了,什么话都敢说,什么话都敢骂,很放松很放松,古人说倾盖如故,不外如是了。

她写了七十四封情书,充满着小白杨式的腻腻歪歪,她曾跟我说,写尽了所有的情话,怕以后不会哄喜欢的人了。

我很直男了,回她,那就把你情书里写的情话再说一遍好了。

你们猜她怎么说?她说,同样的情话只能说给同一个人听。

如斯浪漫,再重新看看她的情书吧,每一句情话都是独一无二的只写给一个人的,所以我每次发文完了让她夸夸我时,她只会说,好看,就没了。

小白杨还是一个精分的人,她白天晚上写的东西完全是两个风格,像小文系列,像十笺,我到现在仍能回忆起她《十笺》里的句子,简简单单得扎心扎肺,她写的不仅仅只是爱情的衰亡,也是我们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的人离开的必由之路。

“已经关上的门没有必要再开,年久失修的路灯,也没有必要再修,坏了就是坏了,再怎么修,有些零件也不再是从前的了,倒不如,换个新的。”

情话之外,是把钝刀子,慢慢慢慢得磨,觉得痛了,也要结束了。

她也是一个很容易快乐的人。

我死皮赖脸让她接了我的两篇文,一篇是写了想要弃掉的贴吧,一篇是自己挖了个坑自己填不上的三十题。

催她更文催了那么久,倒是让她接着我的写,她爽快得应了。后来的结果大家有目共睹,她写的比我欢快多了。

当我把自己的创作限定在一个框架里时,她就像从来没有过框架一样,所以她写出的东西,恣意快活,哪怕是把刀,也是恣意的,她跟我说她怕被撕时,其实她哪里怕呢?就算这一时她是怕的,下一刻她也会忘了。

下雨天她很快乐,有蜻蜓到处在飞她也快乐,容易快乐的人总是让人羡慕的。

而且她看的书看的电影都比我多。

我认真的,我一个理工科生,已经很久没碰过纯粹的不试图解释什么数学原理机械原理的文字了,最近最近还是高三放飞自我时,一遍一遍看林徽因先生的一首诗一篇文——诗是《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文是《悼志摩》。

可小白杨同学大概什么都看吧,文艺清新的,腻腻歪歪的,污糟糟的,她都看。

《忠孝东路》里我引用了“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是她让我一定要用的。

《在人间》这文,我全文发给她看过,她说就叫在人间吧,在人间无所依啊,多么透彻。

《你是年少的欢喜》里我引用的“我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这“切慕”也原是她的脑洞,塞给我写了。

还有《我不想你》里用到的白落梅的“我不弹古筝,已有好多年”,也是她聊天时发给我看,说你一定得写一篇文,写一句话,就是——我不想你,已很久了。

完犊子了,我说给她写长评,把自己的文拉出来溜了一遍,可见这九十三天以来,她从我这儿薅出了多少文。

她的文啊,幼儿园、师生、安全词等等等等一堆坑,没写多少我就不拿出来说了,虽然我大体都知道走向,只单独说说《与卿好》。

《与卿好》吧,得细细看,是她难得写了不少的长文,也是她难得背景完整的文,都说了她的创作没有框架框着她的。

这文不仅标题有讲头,文里也埋了不少线,可惜我早就在互相伤害的时候知道了全文走向,准备等完结再看,但是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啊,看得精细一点儿,结局才不会受到惊吓,虽然不一定能等到她完结。

那就顺便立个FLAG,等她《与卿好》完结了,我梳理一遍单独给《与卿好》写篇长评。

我没写过长评,写长评的水准也就这样,好了,我写完了。

最后的最后,小白杨还欠我一篇预测。


情书(74)

    现在是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

    晚间23:21分

    董卿你好

    我是周涛

    卿卿,这是补给你的情书,但是内容待定,长短待定,你不要嫌弃,我慢慢讲给你听。

    你昨天回上海了,丢下了女儿和我,独自飞回去去见咱儿子,然后16号你又要参加活动,之后又要飞回来录制《开学第一课》,20号又要赶去签售,嗯……怎么说呢,我说这些绝对没有埋怨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你能不能,适当的不要太忙,嗯……就是,把我的胖卿还给我的意思。

    算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说什么,我就是对你的工作单位有点儿不满,我觉得他们是不是在欺负你?我是不是应该约谈一下他们?还是说我应该直接去你单位?诶,这样好像不太好,算了,还是我过两天去找我的老同事老领导喝喝茶吧,嗯……我记得宋儿送我的茶还有些吧,如果你没给我倒掉的话。

    好无奈啊,完全不知道我应该写些什么?表达我对你的想念么?刚刚开视频的时候我已经说过了,还是当着女儿儿子的面儿,儿子还小所以他应该不懂,但是女儿可是嘲笑了我好久。

    卿卿啊,在挂掉你的视频之后,咱们的好女儿捏着我的脸告诉我她替我羞羞,你说说她,这这么大的人了,说话还幼稚的跟你儿子似的,像谁呢?

    而且,她还替我羞羞?

    呵,不存在羞羞的,我理直气壮。

    那么我该写些什么呢?写我爱你么?可是刚刚开视频的时候,我也说了呀,而且依旧是当着女儿儿子的面儿,我面不改色心不乱跳的重复了好几遍呢!

    所以好卿卿,我到底该写些什么呢?

    我到底该不该把今天的情书给你看呢?你看了会不会觉得我絮叨的像个老太太啊?哎呀不好不好,我还年轻着呢,怎么能说是老太太呢?我啊,至多算是你心里的小姐姐吧?嗯?小卿卿?

    或者……小花儿?不行不行,这名字太接地气了,不适合你,那么……花仙子怎么样?

    嗯?小花仙?

   我是你的小姐姐吗?小花仙。

    唉……你也不理我。

    唉……我只有自说自话了。

    唉……完了完了刚刚女儿瞪了我一眼,然后还威胁我说我要是再叹气就让我离开她的床,我????

    我做错什么了吗?我想你想的有些难过还不能叹气了吗?我睡她的床了吗?事实不是她待在咱俩的卧室并睡着咱俩的床吗?我有错吗?

    好的我知道我有错,对不起卿卿对不起香香是我错了我道歉。

    唉……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我堂堂一个好人,竟然找不到一个容身之处栖身之所,所以卿卿,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我随身带着啊?我瘦,占不了多少地方的,所以求求你下次出门把我带上吧,我可以帮你拿行李还可以帮你照顾孩子,而且重要的是,我还可以帮你脱衣穿衣,所以你看,这么全能又善解人意的我,你真的不来一个么?

    算了,你也来不着,怪我,怪我魅力不够吸引不了你,毕竟你已经觉得儿子嘈杂了,我又怎么能跟他比呢?

    唉……难过,我竟然开始跟儿子争风吃醋了,这不是我的风格,我要冷静。

    好了不写了,女儿又一次催我关灯睡觉了,你说现在的小孩子都懂得这样多了么?如果不是,那女儿为什么要问我是不是在给你写情书呢?我又没有给她看,哦……我知道了,你告诉她的对吧?

    ……很好卿卿你真可爱,当然如果你工作再少一点肉再多一点就更好了。

    亲亲卿卿,卿卿亲亲。

    晚安爱你。

    现在是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

    晚间23:49分

    董卿你好

    我是周涛

    今天的情书写的真不开心呀,但是我还是很想你,想说我爱你,也祝你已经过去的立秋快乐,也祝你情人节快乐。

    以后的每一个立秋也请一起过吧,我喜欢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白头发,所以,请务必遵守这个约定吧。

    爱你,卿卿。






@柚子小宝贝

   

同居三十题(下)

@予世辞 这个人说后十五题污糟糟的适合我写。
我?????
好的,那就我写吧。
反正我也不开车。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周涛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美人出浴,是在董卿住进她家后的第二个晚上。
    在互相矜持了一天之后,董  主动  卿  裸着还挂水儿的身体爬上了周涛的床。
    周涛觉得头发湿漉漉的董小姐有点好看,周涛觉得眨着眼睛对她卖萌的董小姐有点可爱,周涛觉得董小姐的胸摸着有点小。
    周涛有点渴。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每年的五月二十七,周涛都会从超市买九十九盒不同口味的酸奶回家,董小姐嫌她浪费,但其实周涛知道,董小姐只是不满意她买了董小姐不喜欢的口味而已。
    但是没关系,董小姐不喜欢的,另外再送别人好了。
    反正是“向董卿表白成功并顺利把董卿带回家还和董卿亲亲抱抱”的纪念日,啧,把快乐与别人分享,也还是挺好的。

18、接对方回家

    董小姐去接周涛下班的次数屈指可数,一是嫌周涛上班地方离家远,二是嫌周涛上班地方离家远。
    但周涛很乐意接董小姐下班,因为她觉得,她在车上是能亲到董小姐的。
    但是她没有亲到过,一次都没有。

19、离家出走

    董小姐离家出走了,还带走了周涛的手机,车钥匙,钱包,以及周涛刚给她买的保温杯。
    为什么?
    因为天气很凉而董小姐还要喝冰镇酸奶,而周涛,不仅没给她喝还训了她一顿。

20、一个惊喜

    周涛说她要给她董一个惊喜的时候,她董是不相信的,直到看到桌子上那个蛋糕似的馒头之后,她才点了点头。
    很好周涛,她看着桌子上的馒头微微笑了笑,指着馒头上的字儿字正腔圆的念了出来——一—个—惊—喜—。
    嗯,这的确是一个惊喜。
    好大一个呢。

21、屋顶上看星星

    这是一场意外,而周涛至今也没想通两个成熟稳重的人不好好过自己的二人世界反而去学小年轻爬去天台喝酒聊天是为了什么,但是她记得那天的星星很美,像她董的眼睛一样。
   嗯……天台也是屋顶。

22、一场飞来横祸
    董小姐被袭击是谁都没想到的,周涛会火急火燎的从京演跑到大裤衩也是谁都没想到的,但是既然正主来了,那事情就交由正主来解决吧。
    于是大家交出了袭击者。
    嗯,某柯基。
    袭击武器,一只纸折的飞机。
    某柯基,卒。

    后续:飞机不是某柯基扔的,但是大家很有默契。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周涛认为男孩子要敢于走南闯北有担当,而她董则认为这些都不算很重要,最重要的是男孩子要会做饭。
因为她董觉得女孩子不适合厨房,尤其是像她和香香这样美的女孩子。
    什么?周涛?
    周涛要挣钱养家。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外头下暴雨了,董小姐喝了一盒酸奶然后被周涛扛上了床。
    外头下冰雹了,董小姐喝了一盒酸奶然后被周涛扛上了床。
    外头下刀子了,董小姐喝了一盒酸奶然后被周涛扛上了床。
    外头下周涛了,董小姐放下酸奶然后关了窗锁了门开了电视调高了音。
    还想扛她上床?不存在的。

25、喝醉

    董小姐被灌醉了,然后赖在周涛怀里不肯出来,周涛看了看围着她俩坐了一圈的前同事,一个用力把董小姐抱了起来。
    上车,关门,启动,回家。
    周涛觉得她以后不能再参加前同事的饭局了,周涛觉得她有必要把前同事一个一个单独约出来了。
    嗯……就约在那种饮料可以自备的路边摊。
    然后灌醉怼死,然后抛尸。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去年北京下第一场大雪的时候,董小姐和香香拉着裹成球的周涛和同样裹成球的弟弟一起下了楼。
    打雪仗果然是会耍赖的人占优势,周涛想起衣领被塞入雪球的恐怖。
    然后抱起了滚在雪地里爬不起来的儿子。

27、穿错衣服

    周涛穿错衣服了,然后她董骂了她一顿。
    周涛觉得很委屈。
    然后她觉得胸口更闷更紧了。

28、一方受轻伤

    周涛受伤了,董小姐咬着嘴唇在周涛身边坐着,豆大点儿的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落。
    你说你怎么这么笨啊,她伸手拍了周涛的胳膊一下,抹了抹眼泪,嘟囔着说出下一句,我就踢了你一脚,你怎么就从床上掉下去了,你掉下去就算了,你压我鞋子上干嘛呀!我那鞋子可贵了,你看你都给我压坏了!
    周涛:……。
    哎哟医生我不治腰了,有没有治老婆的药,请给我开一年的。

29、意外的求婚

    其实周涛才是被求婚的那一个。
    尽管董小姐是因为被绊到了才会跪下,但是周涛还是很开心。
    所以她才会说出那句话。
    你是要求婚吗?
    好的,我答应嫁给你。

30、滚床单

    周涛的手有点热,周涛的嘴唇有点甜,周涛的胸很软。
    周涛很温柔,周涛精力有点旺盛。
    周涛你有完没完。
    周涛请你滚下我的床,并远离我,至少两米,不,五米。
    算了,周涛我不要你了,你别回来了。

情书(73)

    现在是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一日

    晚间23:14分

    董卿你好

    我是周涛

    卿卿,今天的情书只有几行歌词,我听到你给儿子唱了,我很喜欢,所以也想唱给你听,可是我唱歌太难听了,所以就先写给你吧,等我练好,你再听不迟。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媚眼,让你喜欢这世界。

    哗啦啦啦啦啦,我的宝贝,倦的时候有个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我的宝贝,让你知道你最美。

    让你知道——你最美。

   

    卿卿,你最美。

    晚安,爱你。

    现在是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一日

    晚间23:24  分

    董卿你好

    我是周涛

    你睡着了很美,像你。

    且,今天的我也依旧喜欢你。

    晚安。








@无敌的我又被削啦

情书(72)

    现在是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

    晚上21:30分

    董卿你好

    我是周涛


    卿卿,外面下雨了,你能快点回家来么?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我家孩子也当你同意了,亲亲。

   其实今天的这封情书是早该在大暑那天就写给你的,但是今年的大暑不似往年,持续的凉快日子让你恨不得天天黏在我身上,所以一来二去你没提,我也就忘了,噫,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啊乖。

    然后,是我一本正经的表白。

   “姐姐,为什么今天天是灰色的而且还在轰隆隆的响啊?”

   “因为雷神叔叔和闪电阿姨在吵架啊,他们一吵架天就会变成灰色,还会发出巨大的响声,等他们和好天就会变回蓝色了,真的。”

   “那妈妈和妈咪吵架也会这样吗?”

   “当然不会啦,因为妈妈和妈咪是永远永远不会吵架的。”

   “嗯!”

    卿卿,这是今天上午发生在俩孩子之间的对话,在我打理你养的那盆花儿的时候。

   我看到咱们家小公主细细的小拇指被你儿子勾在手里头,小伙子还没开始长大,巴掌大的小脸儿一脸凝重的望着他的姐姐,那股子认真劲儿可真是像极了你。

    然后我就听到了咱们家小公主的回答,小公主可真会说话呀,不仅哄的她弟弟一愣一愣的,也让我这个妈妈听的是满心欢喜,对呀,好卿卿,咱们俩怎么可能吵架呢?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钟,八万六千四百秒,我都觉得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又哪里舍得拿出哪怕是一秒钟来跟你吵架呢?

    我啊,每天都恨不得说无数遍我喜欢你呢。

    在你早醒来上睡眼惺忪的时候,在你凑到我身边向我讨吻的时候,在你穿着我的白衬衫满屋子跑的时候,在你坐在我身边认真读书的时候,我啊,都恨不得把你拉到我怀里好好亲亲你再告诉你我好喜欢你呢。

    可是我很少有,卿卿,至少在这个暑假之前我很少有。

    为什么呢?因为过去咱们俩是真的太忙啦,一个赛一个陀螺似的连轴转,哪里还有那么多可以让我好好抱着你说喜欢你的日子呢?

    不过现在好了,今年暑假咱俩都没那么忙,我啊,也终于可以好好亲亲亲你,好好祝你每天都早中晚安啦。

    真的,好卿卿,我可真喜欢你。
   
    还有就是,看来我是真的老了,28天不写情书,我竟然什么都写不出来了,卿卿,已经整整28分钟了,可是我还是没想起来今天该怎么表白。

    难过,沮丧,生气,要抱抱。

    或者我给你抱抱。

    嗨呀好卿卿,我给你个抱抱吧,就是那种非常用力然后抱完还附赠亲亲的抱抱。

    你说,好不好呢?

    哇好难过呀,难过的我都不会写情书了。

    真的,你不在家,我真的是太难过了,而且我也没人可以给抱抱,女儿大了,已经不需要我这个妈妈充满爱意的拥抱了,难过。

    你们就会欺负我。

    切。

    ……

    ……

    难过到不想说话。

    我去给你儿子洗澡了,小伙子想他美美妈妈,非要看他美美妈妈的晚会,那好吧,那我也就跟着看了,噫,还真是挺美的。

    好了我去了。


    现在是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

    晚间22:15分

    董卿你好

    我是周涛

    卿卿,作为你的二号粉丝,我希望你不要再封锁我购书的渠道了,好吗?

    我需要补充知识,好吗?

    我需要看看我对象儿到底还有多少我都没见过的照片,好吗?

    我需要让我的女儿不再嘲笑我,好吗?

    嗯……,就这样。

    晚安。







@卿涛毒奶。

周涛,你说你跟我在一起图的是什么啊?
我的美貌?我的才华?我的身段儿?还是我的钱财?
还是说,你就图我这个人。

我么?

我图的是你图我。




今天依旧是不更文但是污糟糟的土豆丝一盘。
可是恕我直言,我真是太爱董老师了。

与卿好(九)

与卿好(九)

   “六姑娘早,六姑娘这是要去哪儿?”来福儿正靠着柜台打瞌睡,听见董卿脚步声忙揉了揉眼睛冲她打了声招呼,昨儿当他值夜,守了一宿可把他给困坏了,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他冲董卿作了个揖就往后院走,走了没两步又扭头折了回来,自袖里摸出一纸薄薄的书信,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骚了骚脑袋“:这是今早同您一起的那位姑娘给我的,她还让我转告您说让您莫要寻她,真是对不住您,我这困懵了给忘了。”

   “无碍。”董卿摆摆手,接过书信抿唇对他笑了笑“: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六姑娘您是我们客栈的大恩人,帮恩人做事儿哪里有嫌麻烦的道理。”来福儿露出了个略显羞涩的笑,面上覆了些红,这六姑娘笑的可真好看,跟仙女儿下凡似的。

   “我说来福儿,你怎的还在这儿……哟!六姑娘早好,六姑娘可要吃些什么?”自后院过来的人嗓门儿有些大,来福儿身子震了震反手给了那人一巴掌“:大早上的咋呼什么,刘福来,我可是你兄长,你若是再直呼我名字,我可就踹你了。”

   “你不就比我早生了那么一小会儿么?瞎得瑟什么?”那叫福来的撇了撇嘴,推搡了来福儿一下“:睡你的觉去吧,我和六姑娘都不想看见你。来六姑娘您这边儿请,我这就吩咐后厨给您做些吃食。”

   “那就多谢了。”董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将一直捏在手中的书信收到袖袋里,周涛啊,她走到靠门的桌子边儿坐下,轻轻浅浅的叹了口气,你写了些什么呢?

    指尖在桌面上一下一下的轻轻点着,董卿瞧着门外来往的行人出了神儿,昨晚除妖时周涛就是在这门外站着等她,其实那妖好除的很,甚至根本不需要她画符文去压,可她还是费了神儿去画,为什么呢?她收回的目光落到杯盏上,忽闪了两下失了些神采,不过就是想多看周涛两眼,想多与周涛相处一会儿而已。
 
   “六姑娘,您的菜来了诶——”福来的声音依旧亮堂,董卿筷子在桌面上磕了两下冲他招了招手“:再温壶酒过来,要清酒。”

   “得嘞!六姑娘一壶招牌清酒……”福来得了指示,抹布往肩膀上一搭就扯上了嗓子,可他话还没喊完就被人制止了,只见一个身着书生服,手里拿着扇子还摇头晃脑念念有词的人撩了衣摆在董卿对面坐下了,“诶来。”接着她冲福来招了招手,笑的温和内敛“:不要清酒,要烈的。”

   “啊?”福来有些愣,再看看眼皮儿都没抬一下的董卿,他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又扯上了嗓子“六姑娘招牌清酒一壶,陈年佳酿一坛走着了嘿!”

   “我说,见我你就这样冷淡?”那做书生打扮的人在董卿面前百无聊赖坐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按耐不住自己拿筷子别住了董卿的筷子头儿,抢掉董卿筷子里夹的东西,她轻咳了一声开了口“:来,给爷笑一个。”

   “……”董卿面无表情瞧了她一眼,换了另一盘儿菜。

   “那……”那书生模样的人又开了口,抿着嘴唇做出了羞涩的小媳妇儿样“:我给你笑一个?”

   “……”董卿终于放下了筷子,并抬起了眼皮儿“:我说,你拖着你那病殃殃的身子瞎跑什么呢?”

   “啧!”那人摇了摇头,喜滋滋又吃了一口菜“:他家饭还挺好吃,可比咱六福客栈好吃多了。”

   “朱十七!”董卿拍了桌子,眉头拧了起来,伸手抽掉笑眯眯的人手中的筷子,她捏着那人袖口就往上卷,指尖搭到朱十七瘦如柴火棍儿的手腕处,好一会儿她眉头才算是舒展了那么一小点儿“:还行,还能活几年。”

  “嘿我说你这人,怎的净说些如此不吉利的话?”朱十七翻了个白眼,嫌弃似的拍了拍袖口“:我会长命百岁知道么?你忘啦,你这煞星给我求的长命锁还在我身上呢,哪个小鬼敢掳我?”

  “行了行了,喝你的酒吧!”董卿嗤笑一声,抹了封口给她满了酒,杯子撞击的声音清脆,董卿就着小菜儿灌了满满一杯“:啧,他这酒,还真是挺烈。”

   “诶你给我来一口呗。”朱十七瞧着喝酒喝的开心的董卿,巴巴儿的瞧着董卿的杯子,什么人啊这是,放着自己好好的清酒不喝,非要来喝她的,真是,欺人太甚。

   “不给,你一个病秧子喝什么烈酒,喝你的清酒吧。”董卿翻了个白眼,斟满了酒的杯子在朱十七鼻子下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她自己嘴边儿“:说吧,你来找我作甚?”

   “没事儿我就不能找你?”朱十七怏怏的抿着杯子里不带一点儿辣味的清酒,气哼哼的开了口“:四哥说了,他有急事儿找你,让你赶紧回去。诶你瞪我干嘛,又不是我让你回的,而且,那个谁,不是已经走了么?”

   “他能有多大的事儿,不回。”董卿眯了眯眼睛,一直端在手里的杯子放回了桌子上“:你说,那个谁?”

   “啊……就那个谁嘛哈哈哈……”朱十七干笑了两声,起身作势就要走,真是夭寿哦,瞎说什么瞎说“:那什么,我想起来我家里还有些事儿没完,就先走了啊,你赶紧回,别让四哥等久了,啊那个,我就先告辞了啊……诶诶诶,你就别揪我衣领啊,这光天化日大庭广众的,男女授受不亲啊姑娘!姑娘!”

   “你说……那个谁?”董卿不理她,起身揪了她的衣领就往凳子上摁“:行了别嚎了,谁还不知道你是个姑娘咋地,说吧,你是不是见周涛了?”

   “……”朱十七顿了一下,笑的更干了“:谁是周涛啊?我不认识更没见过,诶你薅我长命锁干嘛?你放手!咳咳……我要被勒死了!董卿!”

   “勒的就是你个小白眼儿狼!”董卿劺足了劲儿拍了十七后背一下,手上力道松了些,也就朱十七爱瞎咋呼,其实谁不知道,她董卿哪里舍得伤害到她朱十七一根毫毛,圈住朱十七的脖颈在凳子上坐下,董卿捏了杯子递到了朱十七嘴边儿“:快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来的,又什么时候见的周涛,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你说了,我就给你喝这杯酒。”

   “……”朱十七咬碎了一口银牙,董卿啊董卿,我的倔强在你心里就值这一杯酒?你未免太瞧不起人了,我告诉你,本姑娘可杀不可辱,我说!

    就着董卿的手小小的抿了一口自己出卖尊严换来的酒,朱十七眯着眼睛舒贴的呼了口气“:我啊,自你出京城那日就跟着你来了,只不过我乘的马车脚力不及你的良驹,所以比你晚到了一天,至于周涛,她来的那天就被我拦下了,嘶你别动我酒!还想不想听我说了?”抬手抢下董卿手里的杯子一口饮尽,朱十七还想再另倒一杯,可被董卿制止了,一手压住朱十七蠢蠢欲动的手,她另一手将酒坛子推到了一边儿“:别喝了,继续说,不说清楚你以后连清酒都没得喝!”

   “好好好,我说还不行么!”朱十七心不甘情不愿,可迫于董卿的淫威还是不得不屈服,什么人啊这是?武功高了不起呀?会打架了不起呀?切!小垃圾!

   咳了一声清干净嗓子,朱十七晃着脑袋开了口“:我,朱十七,拿着四哥画给我的各种符,掩了气息一路跟过来,然后住在了这小镇入口的那家客栈,周涛来的时候,四哥给我的符有了动静我就将她拦下了,我知你是为了寻她离的家,也知她此番过来是为了寻你,所以就同她说了会儿话,咦你别看我,我也跟她没说什么,就唠了些家常……嗯……就是这些了。诶你又打我干嘛!”

   “所以她走你也知道?”董卿摸了摸朱十七的脑袋,笑的一脸虚伪良善,打你干嘛?呵呵,当然是因为你该打。

   “知道,她还挺有礼貌,走之前还跟我说了再见。”朱十七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伸长了手去够被董卿推到一边儿的酒坛子,可又被董卿制止了,装模作样的抓住朱十七的手翻来覆去的看,董卿眼神儿示意小二赶紧给酒坛子撤下去“:行了,别看了,晚上再喝。”

   “切!”朱十七撇嘴,脑袋歪到了董卿肩膀上“:本姑娘累了,想睡觉,你送我回你房间。”

   “啧,别睡了。”董卿咂了咂嘴,轻轻推了推朱十七的脑袋“:我带你出去玩儿,给你看周涛留给我的信,你别睡了。”

   “嗯……”朱十七哼唧了一声,又没了动静,董卿安静的等了她一会儿,才听见她继续说话“:那,我想看花儿。”

   “好。”

 

   “所以,上次打伤那三个小家伙儿的另有他妖?”朱十七倚在董卿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董卿的头发“:那你说的那个气息邪恶的妖精是三个小家伙儿的救命恩人?”

   “对。”董卿点点头,自袖子里摸了信出来指给朱十七看“:你看,她自己亲口说的。”

   “等会儿!”朱十七愣了,愣完之后偏头看向了董卿“:你是说,那个气息诡异的妖精是周涛?来找你的那个周涛?”

   “对啊。”董卿点点头,不知从哪儿摸了朵花儿插到了朱十七耳朵边儿上,啧,她捏着朱十七的下巴左右瞧了两遍,兀自抿唇笑了,还挺好看。

   “那她到底是好妖还是坏妖?”朱十七眉头锁了起来,躲开董卿的手低头去看攥在手里的书信,看了两行又抬起了头“:她说她有那种前后反差特别大的心魔,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吧,我也不知道。”董卿耸了耸肩膀,下巴磕到朱十七肩上“:十七你太瘦了,回去得跟兄长说好好给你补补。”

   “唔……那我要吃肉。”朱十七应和着点头,将书信叠好塞回了董卿袖袋里,放松了身子靠在董卿怀里,她的声音有点儿飘忽“:你不去找那劳什子鲜花山谷了吧……我看周涛给你解释了挺多的,你不用再去找她了吧……”

   “不去了。”董卿眯着眼笑了笑,手臂揽上了朱十七的腰身“:你都来找我了,我哪还有再跑的理儿,再说了,我对周涛已无疑惑,还找她作甚?”

   “真的?”朱十七抓住搭在自己腰间的手,漫不经心的跟了下一句“:我还以为你们俩互相喜欢呢,看来是我多虑了。”

   “可不就是么?”董卿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将她耳边散落的头发挂回耳后“:别瞎想了,再坐一会儿咱就回去,然后我再给四哥传个信儿,咱明天就可以启程回家了。”

   “嗯。”朱十七点点头,窝在董卿怀里不再言语,迎面有徐徐微风吹过来,她眯着眼睛瞧了一会儿不远处的花田又开了口“:卿卿,她是妖。”

   “我知道。”董卿应了声,握住朱十七手指的手掌用了力“:放心吧。”

    我知晓我的身份,正如我知晓我不会也不能喜欢她。

    可还是有些不甘心,董卿仰了仰头轻叹一口气,倘若,你不是妖或者我不是朝廷的捉妖师就好了,那么或许,你我还有一丝可能。

    可惜没有倘若,也没有或许。

    周涛,你既已走,那么就此别过。




妈耶,为我们仙女儿站街打call
我竟然写了与卿好👏👏👏
屋里十七上线,或许这次不是好助攻,and作为一棵压根不记得前文是什么的会蹦迪的树,我或许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写手,妖除了,周涛也走了,剩下就是回去抱着小十七过日子了(划掉)剩下就是回去降妖除魔等待周涛下一次来寻人了,说起来去进货的周公子也该回来了,六福客栈又要热闹了🙄🙄🙄emmmmmm好像跟前文并不搭,不过没关系,反正我下一章还得好久才能更🌚🌚🌚

@卿涛毒奶。
来吧宝贝儿来看,下章我就上线展堂了

   假如董老师是池早早,周老师是欧皓辰,那么问题来了,池早早到底是怎么找到欧皓辰的家的。

   一个冬天的早上,周·欧皓辰人设·老师穿着她的私人设计师专门为她设计的棕紫色呢子外套行走在她价值十个手指头数不清那么多钱的房子外面的路上,她目不斜视专心致志的走路,突然听见马路对面传来的呼唤。

   扎着麻花辫的董·池早早人设·老师穿着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大花袄正冲她微笑,见周·欧皓辰人设·老师看向了自己,董·池早早人设·老师急忙举起了一直揣在怀里的东西并红了眼眶又扯了哭腔:欧皓辰!你造吗,为直都,宣你!我的脑hen我的心,我全身上下每一个器官都在说着,我宣你!你造吗。有兽,为直在想,神兽,我会像酱紫,鼓穷气,对你说,我宣你。

   然后周·欧皓辰人设·老师在吃了一惊之后,浮夸的捋了捋浮夸的刘海儿对董·池早早人设·老师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说:那么请问你的便当是新鲜的吗?

   接着董·池早早人设·老师露出了喵喵喵???的表情但还是忍不住一脸欢实的跑向路对面的周·欧皓辰人设·老师身边,可说那时迟那时快,只见一辆金光bling闪的豪华汽车如同冲破黑暗的利箭一般撞上了跑步姿势如同尼古拉斯·赵四的董·池早早人设·老师————砰!

   周·欧皓辰人设·老师眼睁睁看着董·池早早人设·老师在说完再您妈的王八羔子见之后以360度前空翻托马斯跳接侧身旋转三周半后以720度转体后空翻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并踩出了节拍——蹦沙卡拉卡。

   那么问题来了,这辆金光bling闪的车到底是谁家的。




   脑洞来自某右看到的某公寓片段,反正大半夜又双叒叕醒了也睡不着就撸出来了,那么,张益达到底演过多少角色,我的金甲战士是他的颜值巅峰么?

   好了我睡觉了。

   早上九点不见不散。

一个梗


@予世辞 这样够神经病了么?


  “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你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我么?”她抚了抚手掌,低头抿唇笑了“:似是故人来吧。我觉得,我好像认识她。”

  “就像红楼里的‘这位妹妹我曾见过?’?”

  “是吧……应当是。”她沉吟了一下,双手交叉放到桌上“我觉得……”她顿了顿,抬头望向右上方墙角的摄像头露出微笑“:我认为她是故人,也或许她不仅仅是故人。”

  “哦?这话怎么说?”

  “就……”或许是问者的表情太过于急迫,她张开的嘴又合上了,然后她露出了一个诡秘的浅笑,指尖“科哒科哒”的敲着桌子“:你真拙劣。”

   她重复了一遍“:你真拙劣。”

  “是么?”问者也笑了,一直放在桌面下的手移到桌面上,她看到问者手中有一枚小小的珍珠耳环。

  “你认识它么?”

  “认识,我曾经也有一对同样的,但是丢了。”

  “是丢了,还是你扔了?”

  “丢了,我把它丢在回家路上了……”

  “连同你的学生?!”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问者打断了,她看到问者眼睛里的愤怒和那一丝隐藏在最后的得意。

  “你说什么?”然后她在问者的目光中笑了,敲打桌面的指尖也停了下来“:你说我把我的学生丢了?”

  “可是啊……”她拖长了声音从座位上站起来,笑的愈发傻气“:我从来没有教过学,又哪里来的学生呢?”

  “啧,”问者也站了起来,甚至露出了同她一样的傻笑“:你还真是会装疯卖傻,不过也好,至少她不用来了。”

  “谁?谁不用来了?”

  “你的故人,或者是不止是你的故人。”

  “我没有故人,你是谁?”

  “我是……”问者拖长了音调,老神在在的坐回原处“:你啊。”



   这是、一个梗。

嗯……对,就是这样。

要是有人看,我就写了,虽然我还有很多坑没有填,可是不妨碍我挖新的啊,毕竟,我凭本事。

理不直气也壮.jpg

叉会腰。

@香香🍑

依旧保持极高的思想觉悟和乖巧的举止言行并艾特我家大佬,以示忠心赤胆和浓情爱戴😌

@香香🍑
不知道能不能看清啊 先发出来试试 不行再说